中国和美利坚合众国开战十锦州由 中夏族民共和国进而强硬 开战是岁月难题

摘要: 据美国《国家利益》网站报道,文章称,
许多美国人认为,美国和中国已经进入一个长期的战略竞争阶段。美国犹如当年的大英帝国。中国犹如当年的美国。文中列举了十个原因预示中美之间在未来某个时间节点还是有可能爆发战争的。
…环太军演期间,中美海军舰艇联合编队航行(资料图)据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报道,原题:《历史的警告:美中开战可能性极大》。文章称,
许多美国人认为,美国和中国已经进入一个长期的战略竞争阶段。例如在美国海军军事学院,人们是明确围绕着下面这种表述方式来教授一些历史案例研究的:“崛起的大国”挑战“霸主”,咄咄逼人的方式只会加剧紧张,以至于在某个时间节点导致军事冲突。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美国犹如当年的大英帝国。中国犹如当年的美国。1861年,美国内战期间,英国和美国差一点因为“特伦特号”事件走向战争。这里列出了十个原因,说明为什么英美大战没有打响。但相比之下,这十个原因也表明了为什么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战争可能还是会爆发。一、1861年,英国的精英阶层没有与美国开战的表述。任何一场战争,表述方式是决定开战的最大因素。今天可不是这样。战争的表述像战鼓一样强烈,随处都可以看到“美国即将与中国开战”的文章。战争已经不仅被人想像出来,它还有了戏剧化的框架。二、大英帝国当时强烈地意识到其军事和战略的局限性。美国应该也同样慎重和小心。我们正在结束两场耗资巨大的战争。然而,与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不一样,美国的国防体系代表着一个巨大的和永久性的战争机器,一心考虑的是把任何军事威胁当做本部门预算和生活方式向前发展的好借口。空海战概念已经构造出这样一个成果——对付中国。三、大英帝国看到了当时全球经济的脆弱性。1861年,与美国开战将是一个导致经济崩溃的大事件。你可能会认为现在的美国人同样担心美中开战的经济后果。但是,历史表明,当战争来临,美国人都作出了调整。经济上的担忧并非是阻止战争的刹车。四、英国没有在拼命寻找下一个宿敌。没有一个维多利亚时代的人认为英国为了保持在世界上的地位需要树立一个长期的敌人。但今天的美国人需要一个敌人。自从苏联瓦解后,我们就在祈祷有这样一个敌人。今天,只有中国有望符合这样一个标准。五、1861年,美国拥有一种超级武器——达尔格伦大炮。它可以轻而易举地击穿英国最强战舰。但是,该武器对于英国的经济或战略利益来说完全是零威胁。对比今天,中国远程弹道导弹令整个西太平洋的美军和主权利益受到威胁。为了消解中国远程弹道导弹武器的威胁,唯一的办法就是摧毁人民解放军的战略指挥和控制系统。六、美国海军威胁皇家海军的情况只持续了7年。如今的美国和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一样,把大量海军力量投入到非常大的平台上。这些平台极其容易遭到潜艇和弹道导弹的攻击。科技发展非常迅猛,前景越来越不利于美国,除非我们采纳一种全方位的先发打击战略。随着中国打击能力的发展,美国消解这种军力的能力相应下降。因此就会出现一种解放军胜利、美国担心失败的表述,即便没有爆发战争。七、美国在受挫后转头向西。它不再是英国的竞争对手,反而成了英国海外投资的重点。然而今天,我们看到了相反的情况。中国宣称近海主权争议只可以通过你让步来解决。接下来,美国的军事工业便在这一场场战争中发现建立完美合作关系的机会。八、美国内战后,英国也转回了欧洲。但如今,美国正把重心重新转移到亚洲。它的主要对手战略成了官方用语。九、失去加拿大将撕裂大英帝国。19世纪60年代,加拿大是帝国的关键所在。因此,控制风险是当时的任务。相比之下,我们在东亚的合作伙伴都是些争强好胜的“老虎”。我们面临的风险不是协防,而是陷入它们挑起的战斗。十、林肯总统的国务卿曾警告说,英国的干预可能引发世界大战。去年与中国官员在北京接触时,我的印象是中国人并不是摆摆样子,而是真实的钢铁般的决心。他们的身体语言告诉我,他们迟早要达到目标。1861年,英国和美国都发现,在面对生存危机的时候,战争是走向共同毁灭的路径。相比之下,美国和中国的主要精英们却需要冲突。(作者为美国海军军事学院战略与政策系教授迈克尔·弗拉霍斯)

据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6月26日报道,原题:《历史的警告:美中开战可能性极大》。文章称,
许多美国人认为,美国和中国已经进入一个长期的战略竞争阶段。例如在美国海军军事学院,人们是明确围绕着下面这种表述方式来教授一些历史案例研究的:“崛起的大国”挑战“霸主”,咄咄逼人的方式只会加剧紧张,以至于在某个时间节点导致军事冲突。
  历史有惊人的相似之处。美国犹如当年的大英帝国。中国犹如当年的美国。1861年,美国内战期间,英国和美国差一点因为“特伦特号”事件走向战争。这里列出了十个原因,说明为什么英美大战没有打响。但相比之下,这十个原因也表明了为什么美国与中国之间的战争可能还是会爆发。
  一、1861年,英国的精英阶层没有与美国开战的表述。任何一场战争,表述方式是决定开战的最大因素。今天可不是这样。战争的表述像战鼓一样强烈,随处都可以看到“美国即将与中国开战”的文章。战争已经不仅被人想像出来,它还有了戏剧化的框架。
  二、大英帝国当时强烈地意识到其军事和战略的局限性。美国应该也同样慎重和小心。我们正在结束两场耗资巨大的战争。然而,与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不一样,美国的国防体系代表着一个巨大的和永久性的战争机器,一心考虑的是把任何军事威胁当做本部门预算和生活方式向前发展的好借口。空海战概念已经构造出这样一个成果——对付中国。
  三、大英帝国看到了当时全球经济的脆弱性。1861年,与美国开战将是一个导致经济崩溃的大事件。你可能会认为现在的美国人同样担心美中开战的经济后果。但是,历史表明,当战争来临,美国人都作出了调整。经济上的担忧并非是阻止战争的刹车。
 资料图:美军装甲部队演习
  四、英国没有在拼命寻找下一个宿敌。没有一个维多利亚时代的人认为英国为了保持在世界上的地位需要树立一个长期的敌人。但今天的美国人需要一个敌人。自从苏联瓦解后,我们就在祈祷有这样一个敌人。今天,只有中国有望符合这样一个标准。
  五、1861年,美国拥有一种超级武器——达尔格伦大炮。它可以轻而易举地击穿英国最强战舰。但是,该武器对于英国的经济或战略利益来说完全是零威胁。对比今天,中国远程弹道导弹令整个西太平洋的美军和主权利益受到威胁。为了消解中国远程弹道导弹武器的威胁,唯一的办法就是摧毁人民解放军的战略指挥和控制系统。
  六、美国海军威胁皇家海军的情况只持续了7年。如今的美国和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一样,把大量海军力量投入到非常大的平台上。这些平台极其容易遭到潜艇和弹道导弹的攻击。科技发展非常迅猛,前景越来越不利于美国,除非我们采纳一种全方位的先发打击战略。随着中国打击能力的发展,美国消解这种军力的能力相应下降。因此就会出现一种解放军胜利、美国担心失败的表述,即便没有爆发战争。
  七、美国在受挫后转头向西。它不再是英国的竞争对手,反而成了英国海外投资的重点。然而今天,我们看到了相反的情况。中国宣称近海主权争议只可以通过你让步来解决。接下来,美国的军事工业便在这一场场战争中发现建立完美合作关系的机会。
  八、美国内战后,英国也转回了欧洲。但如今,美国正把重心重新转移到亚洲。它的主要对手战略成了官方用语。
  九、失去加拿大将撕裂大英帝国。19世纪60年代,加拿大是帝国的关键所在。因此,控制风险是当时的任务。相比之下,我们在东亚的合作伙伴都是些争强好胜的“老虎”。我们面临的风险不是协防,而是陷入它们挑起的战斗。
  十、林肯总统的国务卿曾警告说,英国的干预可能引发世界大战。去年与中国官员在北京接触时,我的印象是中国人并不是摆摆样子,而是真实的钢铁般的决心。他们的身体语言告诉我,他们迟早要达到目标。
  1861年,英国和美国都发现,在面对生存危机的时候,战争是走向共同毁灭的路径。相比之下,美国和中国的主要精英们却需要冲突。(作者为美国海军军事学院战略与政策系教授迈克尔·弗拉霍斯)

据俄罗斯之声网站11月20日报道,俄罗斯国家杜马国际事务委员会主席阿列克谢·普什科夫认为,中美在未来可能会发生军事冲突。

普什科夫周四在莫斯科的新闻发布会上称,“中国在外交政策方面正提出越来越多的独立性要求,越来越少地顾及美国。许多人认为,过上一段时间,中美间将开始不可避免的政治对抗”。

据他介绍,中美领导人在北京签署防止军事冲突协议的事实“非常发人深省”。

普什科夫指出,“也就是说,他们认为,这样的冲突是可能的。的确有可能发生冲突,因为美国的侦察机一直在太平洋上空的中国领空附近徘徊。因为中国对在该地区的一些岛屿宣布拥有主权,这些声明都针对美国的盟国,谁知道事态会怎样发展。这就有了发生冲突的可能性”。

美智库激辩“中美战争”:中美开战没有赢家

美国媒体内最近刮起一股臆想中美战争的浪潮。有军方背景的专家列出了中美开战的“十大理由”,一些智库、国际问题观察员和分析家则乐此不疲地对中美军事装备先进性和杀伤力进行比拼。当然,美国国内也有诸如“扩大中美军事交流”这样的冷静看法,有美国专家认为中美战争打不起来。其实道理并不复杂———中美两个大国开战,没有赢家。

中美开战十大理由:

美国海军军事学院战略与政策系教授迈克尔·弗拉霍斯6月26日在美国《国家利益》双月刊网站刊发题为《历史的警告:美中开战可能性极大》的文章称,美国犹如当年的大英帝国,中国犹如当年正在崛起的美国。1861年,美国内战期间,英国和美国差一点因为“特伦特号”事件走向战争。文章列出了十个原因,说明为什么英美大战没有打响,同时也试图说明,为什么美国与中国之间可能会爆发战争。

文章称,首先与1861年不同,如今美国国内鼓吹中美战争“就像战鼓一样激烈”,随处都可以看到“美国即将与中国开战”的文章;第二,与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不一样,美国的国防体系代表着一个巨大和永久性的战争机器,一心考虑的是把任何军事威胁当做本部门预算和生活方式向前发展的好借口,而空海一体战概念已构造出这样一个成果———对付中国;第三,英国看到了当时全球经济的脆弱性,1861年与美国开战将是一个导致经济崩溃的大事件。但历史表明,当战争来临,美国人都作出了调整,经济上的担忧并非是阻止中美战争的刹车;第四,当年的英国没有在拼命寻找下一个宿敌,但今天的美国人需要一个敌人;第五,1861年美国拥有的最厉害武器对于英国的经济或战略利益来说完全是零威胁,而如今中国远程弹道导弹令整个西太平洋的美军和主权利益受到威胁。

文章认为,如今的美国和维多利亚时代的英国一样,把大量海军力量投入到非常大的平台上。这些平台极其容易遭到潜艇和弹道导弹的攻击。科技发展非常迅猛,前景越来越不利于美国,除非美国采纳一种全方位的先发制人打击战略。这构成了中美开战的第六条原因。

报道还称,当年美国很快不再是英国的竞争对手,“然而今天,我们看到了相反的情况:中国宣称近海主权争议只可以通过你让步来解决。接下来,美国的军事工业便在这一场场战争中发现建立完美合作关系的机会。”

文章列举的第八条原因是,美国内战后,英国的重心也转回了欧洲,但如今,美国正把重心重新转移到亚洲。第九,19世纪60年代,英国在北美的利益重心是加拿大。因此,控制风险是当时的任务。相比之下,美国目前面临的风险不是协防,而是陷入美国在东亚的伙伴挑起的战斗。文章认为,1861年英国和美国都发现,在面对生存危机的时候,战争是走向共同毁灭的路径。相比之下,如今“美国和中国的主要精英们却需要冲突”,这似乎成为中美开战最关键的一条原因。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