确认保证公司与贰十七个乡镇政坛串通 骗专属补贴4千万

新华社北京6月30日电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27日分组审议2015年中央决算报告和审计报告时认为,审计报告发现的很多财政绩效管理问题具有普遍性,暴露出的深层次问题应引起重视,应通过深化财政体制改革和加快转变政府职能解决。

  2015年中央本级项目支出和专项转移支付分别有2052.75亿元(占13%)、6778.3亿元(占38%),今年年初仍未落实到部门或地区。6月30日上午,2015年度中央预算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报告里的这组数据引起了多位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的关注。

* 地方税收收入不及支出一半

审计报告发现,财政转移支付中,专项转移支付的比例仍比较高,特别是转移支付中散、小、乱的问题比较多。

  审计报告指出,由于专项资金管理权限分散在不同部门,按项目下达、分条线考核,主管部门对统筹整合存在“三不愿”:担心失去行政管理权不愿整合、担心职能被调整不愿整合、担心机构人员编制缩减不愿整合;基层政府存在“三不敢”:怕失去专项支持不敢整合、怕得罪主管部门不敢整合、怕影响业绩不敢整合,导致财政资金统筹整合要求难以完全落实,多头管理和项目小、散、乱的状况没有根本改变。

* 各级政府间财权事权不匹配

“中央财政专项转移支付比例高的问题,年年大家都反映,最根本问题还是政府转变职能和简政放权不到位,各部门之间相互不协调。”吕薇委员说。

  审计抽查中央投资补助的41个项目中,有13个用虚假资料、违规多头申报等方式获得补助8637万元;抽查69个县的农林水事务补助,有13.83亿元(占5%)被骗取、侵占或损失浪费,如湖南省澧县一家保险公司与29个乡镇政府串通,通过虚假投保、虚假报案、虚假理赔,在2013年至2015年骗取种植业保险保费补贴4061.03万元,乡镇政府通过“返还”获利1673.25万元。

* 合理划分事权同时还应充实地方税体系

卫留成委员认为,转变政府职能难,核心是财政体制问题。中央和地方的事权和财权到目前仍没有一个明确的划分,还有一个原因是部门利益和部门权力的问题。“如果这种情况不解决,会影响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影响工作效率,也会影响经济社会发展。”

  财政转移支付制度是分税制财政体制的重要内容,包括一般性转移支付和专项转移支付。一个时期以来,专项转移支付项目过多、分配过散、管理链条长、资金绩效不高等问题一直是社会各界关注的重点,也是审计的一个重点。

* 财政资金闲置较多

尹中卿委员建议,当务之急是研究修改重点事项与支出挂钩安排的法律法规,进一步加大清理、整合、规范专项转移支付项目的力度,逐步取消竞争性领域专项、以收定支专项,对目标接近、资金投入方向类同、资金管理方式相近的项目予以整合,严格控制引导类、救济类、应急类专项,改进专项资金管理模式,增强地方特别是基层安排资金的统筹性,加强对专项资金使用的监管和绩效考核,尽快改变专项资金“碎片化、部门化”弊端,切实提高资金使用的针对性和有效性。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尹中卿提出,按照新预算法规定,县级以上各级政府应将下级政府的转移支付预计数提前下达下级政府,下级政府应当将其编入本级预算。中央对地方的一般转移支付应在全国人大批准预算后30日内正式下达,专项转移支付应当在90日内正式下达。然而,2015年中央转移支付向地方下达的时间过晚。有的项目推进迟缓使大量资金结转,中央文化产业发展专项补助的18个项目年底结存1.99亿元(占补助总额的83%);审计抽查的42个中央部门中,有6个部门和3家所属单位年底项目结转结余26.95亿元,还有1.77亿元通过以拨代支转入项目单位。

* 有限资金要用到“刀刃”上

针对审计报告反映的财政资金使用效益不高、一些领域仍存在资金沉淀等问题,罗亮权委员建议,财政部应采取强有力措施,积极调整预算,实行精准调控,把好“钢”用在关键的“刀刃上”,适当调整支出结构,把更多资金用在解决公共服务和社会保障服务上。

  他表示,今后要严格执行新预算法,进一步提高中央支出预算转移支付年初落实到地区的比例,提高预算到位率,并按规定时限下达。

北京6月28日 –
推进财税改革是中国深化经济体制改革的重头戏。审计署最新发布的审计报告显示,地方税收收入尚不能满足其财政支出的一半,财政领域仍存在各级政府间财权事权不匹配、财政资金闲置较多、转移支付结果不合理等诸多问题。

针对审计报告反映中央设立的政府投资基金存在1082亿结存未用等问题,尹中卿委员建议,要严格基金设立程序,强化预算管理,控制政府投资基金数量。要建立“利益共享、风险共担”机制,运用政府投资基金方式聚集重点产业,更好地发挥政府出资引导作用,确保投资基金政策性目标实现。要通过市场化运作,实现政府投资基金的募资、投资、投后管理、清算、退出。要切实履行出资人职责,加强监督管理和风险控制,保障资金安全。

  尹中卿认为,财政部今年第一次向全国人大常委会提交了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分地区决算,但目前中央与地方事权和支出责任划分仍然不清晰,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超过中央本级支出近一倍。专项转移支付总规模接近中央预算收入的30%,资金管理涉及50多个部门。

审计署表示应加快推进改革,健全财权与事权相匹配的财政体制,在合理划分各级政府间事权同时还应充实地方税体系,切实提高一般性转移支付比重,将有限的资金用到“刀刃”上。

“我们要减少政府投资基金,着力清理投资环境,切实为企业减负,激发企业投资的活力。”吴晓灵委员说,对当前的社会投资来说,清理税收政策远比设立政府基金效率要好。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卫留成表示,中央有关部门经常讲要划分中央和地方的事权和财权,但到目前为止没有明确划分。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部门利益,如果这种情况不解决,会影响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益和经济社会发展。

中国国家审计署周四公布“关于2012年度中央预算执行和其他财政收支的审计工作报告”,其对18个省财政审计发现,由于地方政府缺乏收入及预算自主权,18个省2011年的省域税收中,中央财政分成52%,省、市、县各级分成9%、13%、26%;地方各级税收收入不能满足其当年公共财政支出的一半,其中地方独享税仅够23%。

与会人员还重点关注政府债务风险问题。“当前经济下行的压力较大,要特别注意处理好稳增长与防风险的关系,不能只关注一面而忽略了另一面。”李盛霖委员说。

  南京审计大学副校长裴育多年来一直关注审计报告,他表示,从2007年开始,审计报告连续9年关注转移支付和专项资金使用的问题,主要反映了部分一般性转移支付有限定用途、专项转移支付清理整合不到位、专项资金多头管理等问题。比如一些专项转移支付归并后管理方式并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仍存在“碎片化、部门化、司处化”的现象,使得地方政府无法统筹使用。

此外,在2011年公共财政支出中地方行政管理、公检法支出等明确属于地方责任的仅占21%,而教育、卫生、支农等支出责任多数未明确;同时明确支出责任的事项亦存在交叉安排情况。

相关文章